(1 / 3)

“你来了。”

陆毅刚走进院长办公室,赵进亮就起身异常热情的招待他坐下,还给泡了杯红茶。

“怎么样,看了一天的病,累不累吗?”

“不累。”

“年轻就是身体棒!”

赵进亮竖起大拇指,自嘲捋了捋自己头顶一侧几根头发,道:“不像我,一熬夜就掉头发,你看都快掉光了,再也回不去我年轻帅气浓密头发浓密的时候喽。”

“你这很好解决。”

陆毅喝了一口茶说道。

嗯,不错,地瓜味!

让他想起了大学后门的冬天雪地寒风中的一对小情侣卖的烤地瓜。

“啊?”

本来想通过自嘲话术来拉近关系的赵进亮神情一下僵住了,难以置信的盯着陆毅问道:“很好解决?!”

陆毅点点头。

“怎么解决?”

赵进亮眼前一亮,语气急切问道。

他从23岁就开始掉头发!

掉到现在四十五都掉成了半秃了,这些年他若不是拼尽了全身力气用尽各种方法两边早就掉光了!

对于头发,他唯一的愿望是退休之前头发不全掉光!

现在,你竟然说有办法?

下一刻,他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忐忑的希冀看着陆毅,直接将双手伸出来放在桌子上。

刚才想说的大事一会再说,现在他的头发是大事!

“不用把脉。”

陆毅摆摆手,道:“两味药就行。”

说完,直接拽过赵进亮面前的笔记本和纸,写道:

“侧柏叶20克,当归20克。煮半小时,口服一碗。”

写完,将本子推到了赵进亮面前。

赵进亮急忙看去,呆呆的看着本子上的两味药,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
陆毅拿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赵进亮闻言低头又看了一眼本子上的两味药,自己追寻半生的良方,就是两味药??

“你能给我讲讲吗?”

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。

“很简单。”

陆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,说道:“中医认为发为血之余,头发稀少,是血不够,当归是活血,补血的……”

“等等!这个人民医院王丰年给我用过!我是毛-囊和毛孔损伤,活学没什么用!”
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